陈庆庆《中国女性艺术》代表性艺术家

  或许是日常生活中麻衣柔和的亲肤之感,或许是盖房建材中“麻刀”柔韧的切身体悟,便成为了庆庆“麻衣”艺术制造的理由。于是,麻的柔韧品质很快就从自然材质转化为人文素质的“麻衣”作品。然而“麻衣”艺术总是镌刻着庆庆深入骨髓的文化记忆,比如马王堆出土文物汉帛的沧桑与简约的造型符号,比如女性日常生活中表现出的性格中的坚韧,比如披麻戴孝中的麻衣与祭奠文化的关系……皆成为庆庆麻衣艺术中的历史与现实交叉的物语,使庆庆的麻衣艺术总有一种阅尽沧桑历史回望的复杂情感:汉帛或者旗袍造型的麻衣里面夹杂着淡雅干花的唯美,床笫生活麻衣织物的浪漫温情的柔美,层层叠叠的麻衣包裹着红色的三寸金莲的凄美……源自于家人朋友的亲情或者女性历史的记忆而打造不同形制的“麻衣”,传递着强烈的历史与现代人文的信息。在庆庆的麻衣的装置艺术中,借助麻的亲和力与柔韧性的日常经验,把材料物质特征的自身法则转化精神立命的人文情怀,完成了从麻到麻衣的一个自然物向异在物的华丽转身,呈现出了庆庆麻衣作品的日常经验向社会经验延伸的一种方式,同时也形成了庆庆作品一近一远的生命美学与艺术美学交织的空间维度。庆庆天生敏感与敏锐,造就了庆庆的生活与装置作品的 “近”与“远”的关系,这种近与远的关系既是庆庆生活日常性化为作品神奇性一次艰辛的艺术发现之旅,也是庆庆的生命美学和艺术美学融合的一次文化探索之旅。然而,庆庆总是感激自己有着储存生活经验和开发生活经验的一种嗜好。因为离生活最近的总是艺术萌发的起点。

  

  或许一次拉抽屉的偶然发现,睡意未眠的家什总会勾起了往事的回忆;或许一次拉抽屉日常行为的顿悟,便开启了关于潘多拉盒子的人性秘密的想象。于是,抽屉的凹凸两面皆作了艺术的舞台。咫尺空间演绎着世间的喜怒哀乐,生离死别的情愫。对于庆庆来说,有时是自己的亲历,有时是朋友生活的偶遇,有时是一则社会新闻……皆与作为自然物的抽屉发生关系。但是将抽屉日常功能的抽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被解构的神秘文化的尴尬遭遇,或悲情或荒谬的叙事总会涉及到国民的文化性格。装置作品《大兔的秘洞》,在一个小柜子的空间里,一个死去的金银花树根的开放空间成为了狡兔三窟的寓言。此时,将具有封存功能的抽屉开启与人性秘密的想象连接起来,一隐一显的公共呈现,不仅让中国传统士文化的“有道则显无道则隐”跃然纸面,使国民文化性格中的入世与出世的一种处事哲学彰显出来,而且将中国信息时代自媒体伦理危机带来的窥视与呈现的视觉心理也呈现了出来,使人性处在更加危险的境地。在庆庆的装置作品中,抽屉文化作为自然物在转化为异在物时,承载着庆庆的文化质疑或者赞美。社会维度的视角在一个日常生活的道具中展开,并在社会叙事中人文情怀的表达上多样的呈现。一个抽屉的凹面可能就是灯下读书充满温馨的儿时记忆空间,也可能是宇宙区域性的一个空间所遭遇的雾霾境况。一个抽屉的凸面可能就是一个充满男根权力话语的一个圣坛,也可能是认识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紧张关系的一面窗户。把抽屉文化转喻为一个世间人性遭遇的物语,得益于庆庆身上潜在的人文素养,也得益于庆庆生活非凡的领悟能力。庆庆的艺术看似随心所欲,却源自于庆庆生活的处处留心……。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